新闻 详情 返回上页

黄洁夫:换头术荒唐可笑 中国器官移植应有序发展

2017-12    来源: A+

  黄洁夫:换头术荒唐可笑

  我国器官移植应该科学有序发展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近日,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团队与意大利原神经外科医生塞尔吉·卡纳韦罗一年前在两具遗体上进行“异体头身重建”的解剖学研究被媒体曝出,“换头术”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对此,国家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表示:我国目前绝对不允许在临床上投入头颅移植行为,“换头术”荒唐可笑。希望卫生计生部门对学校、相关伦理委员会进行追查。

  黄洁夫在昨天举行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宣传工作会议上说,从技术层面上讲,头颅移植很难成功。按照塞尔吉·卡纳韦罗的理论,需要从人体的第五和第六颈椎的地方把头切断,然后与其他身体连接在一起。其中有两个是世界上难以逾越的技术:一个是颈部要与躯体的骨骼、肌肉、血管、神经、淋巴管天衣无缝地对接,并且要恢复到原状;另一个是人体免疫排斥反应,需要大量、多种的免疫抑制药物。从伦理学层面上讲,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具有特殊性。头颅移植指的是把头移植到躯体,还是躯体移植到头?一个正常的个体在头颅移植手术中被切掉头,如果手术失败了,应当判定为谋杀还是医疗事故?这些伦理问题仍然处于争议之中,没有得到全社会的认同。实验采用的遗体,是否征得家属同意?从医学道德层面上讲,医务工作者要遵守医学道德的准则,应当敬畏生命。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时代,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技术是否利于患者,利于人民群众;而不是在实验没有证据,科学没有依据,动物实验没有成功的前提下,以开创世界首例、全国首例为目的进行粗糙的实验。

  据悉,早在1954年,苏联科学家就开始在狗身上进行了头颅移植的实验,随后其他国家也进行了相关实验,但均未成功。黄洁夫表示,“我不反对科学研究,目前这个领域还在动物实验上探索认识。”

  黄洁夫介绍,2016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器官捐献国家。我国器官移植不需要快速发展,而是应该科学、有序发展。到2021年,我国要以无可争辩的伦理学方式成为世界器官捐献移植大国、强国。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介绍,截至目前,我国器官捐献案例4207例,捐献器官总数为11896例。今年预计全国器官捐献案例将达到5264例。我国还将继续加强器官捐献与移植法律建设,不断完善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治理体系,继续巩固和推进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稳步发展。今后要坚持依法推进完善和细化符合国情的器官捐献和移植法律法规;加强顶层设计,不断完善更加公平高效的人体器官捐献、获取与分配、移植临床服务、移植后注册和移植监管五大体系;完善政策机制,巩固和深化合作机制,创新监管方式,加大信息公开,增进社会认同,探索器官移植支付方式改革和保障机制,建立困难救助机制等;推动科技创新,培育移植医学领域高水平创新人才,在符合伦理的框架范围内推动器官移植科技成果转化和应用。

责编: